龙皇艳帝 第六十三章 酣战

2023-05-20

都说西方女人的性欲强,只有非常强悍的男人才能够满足她们,也许这是真的,可是当这位美女记者面对杜敖东这位转世淫龙的时候,就算她再厉害,最后的结果也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打败,而且是败的一塌糊涂,几乎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亲自帮助偶像拿到总冠军,这令杜敖东本身就兴奋异常,如今看到这位美女记者的身材也是非常的劲爆,那对大奶子堪称豪乳,随着杜敖东疯狂的耸动,不断的摇晃,顶端的两颗草莓更是招摇撞骗,惹得他心痒难耐,一把抓住手中,用力的揉捏起来,从视觉上给他一种强烈的刺激,于是两种兴奋糅合在一起,那就使得这位美女记者一辈子都无法再忘记杜敖东,以及杜敖东带给她的前所未有的感觉。

空旷的篮球场内,只有一男一女交欢的喘息声和肉体的碰撞声,时不时会有美女记者声嘶力竭的嘶鸣声,看看两人的屁股下面,有一滩黄色的液体,还从结合的部位不断的流出来,而在他们的上面,所有的人都在庆祝总冠军的到来,根本没人会来到这里,也没人去管理那名被打昏的记者到底怎么样了,更没有人去询问阿尔斯通为什么倒在休息室内。

随着杜敖东彻底的喷发,美女记者不知道第几次登上高超的巅峰,发出无力的呻吟,软绵绵的躺在篮球场上,饱满的奶子剧烈的呼吸着,左右摆动,鼻翅快速的呼扇,湛蓝的眸子慢慢睁开,可爱的小嘴张开,一丝白色的液体从里面流出来,似乎要牢牢的记住眼前这位来自东方的帅哥,两条腿无力的放在那里,双腿的交叉处也散发着淫靡的气息,黑黑的芳草地雾气蒙蒙。

杜敖东低头看着自己的杰作,他已经把这个美女记者身体能够发泄的地方都用上了,第一次毫无保留的使用自己从《欢喜禅》上学来的招数,以前对自己的女人,总是小心翼翼的,生怕给她们造成什么伤害。

站起身来,杜敖东就想穿衣服走人,美女记者突然坐起来,抱住他的双腿,两座饱满高耸的山峰在腿上磨蹭,似乎要让眼前这个带给她无限快乐的男人知道,自己的奶子多么的丰满,是值得留恋的,仰头看着杜敖东,道:“不要离开我。”

杜敖东缓缓的蹲下去,抓住她的胸脯儿,用力的揉搓着,道:“想做我的女人?”

美女记者激动地抓住他的下身,点头道:“我要做你的女人!我要它天天干我!”

毫不客气的再次将自己的武器送进美女记者的身体,骑马一样骑在她的身上,杜敖东道:“我是不会留在这里的,你能撇下这里的一切吗?而且我还有其他女人,你不介意吗?再说,你了解我吗?你甘心做我的地下情人吗?”

本就不熟练的英语加上一连串的问题把美女记者给问得迷迷糊糊,还有下面传来的电流一样无法忍耐的快感,令她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轻轻的扭动肉体,配合杜敖东的攻击。

见美女记者如此,杜敖东也知道她是因为自己让她享受了前所未有的快感的缘故,干脆再次抓住她的两条长腿,发动了狂猛至极的轰炸。

这次杜敖东几乎没费吹灰之力,处于崩溃边缘的美女记者,很快就完成了最后一击,被强悍的杜敖东干翻了,谁让杜敖东现在满心思的都是给燕雪儿和穆雅开苞,哪里有时间和她在这坚持。

解决完美女记者,杜敖东快速的出去,第一时间找到他们租用的那辆汽车,人都坐满了,杜敖东兴奋得回来,在上面一扫,发现竟然没有穆雅的踪影,而车已经发动了。

林纯拉住要询问的杜敖东,让他坐在自己的旁边,那里从球赛开始就被模拟成空气的燕雪儿立刻坐在他的怀里。

“穆雅走了。”林纯道。

“什么?为什么?”杜敖东犹如冷水泼头,浑身冰凉,难道穆雅之前得表现都是在骗自己,她根本不爱自己?还是另有原因?

林纯轻轻一笑,道:“放心吧,雅儿是去找她的母亲了,她会带着她的母亲回去的,还有啊,这是她临走前留给你的。”

杜敖东接过手机,原来是一封信,用短信的方式放在草稿箱内的,大体的意思是在球场内看到都是父母一家到现场看球,让她特别想念自己的母亲,所以决定去找母亲,然后直接带着母亲去找他们,并保证这一生都是杜敖东一个人的女人。

“你们怎么没拦着?”杜敖东道。

燕雪儿气的狠狠在他胯间抓了一把,咬着他的耳垂道:“你个没良心的,就知道说别人,你干什么去了?我们能拦住吗?就她那脾气,估计只有你才能让她留下来,说!你干什么去了?怎么身上有女人的香味,这里还湿漉漉的。”

没想到燕雪儿竟然直接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裤裆内,看来她完全融入到了作为杜敖东女人的身份上了,要是放在以前,不要说主动亲吻、搂抱,连杜敖东想碰她,都要经过她的允许才行。

如今的情况变化立刻让杜敖东感到一阵强烈的欲望,眼睛望四周看看,发现所有人都没有注意他,大手掀起燕雪儿的裙子,钻了进去。

“真不知道雅儿走的是正确还是错误。”林纯白了他一眼。

杜敖东干笑道:“当然是错误的了,我也是迫不得已,当时情况实在紧急啊。”接着就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是把前面遇到的刺杀安排在了和那位美女记者一块了。

“我表示强烈的怀疑!”燕雪儿道。

“雪儿是刑警出身,她要是怀疑,这里面一定有问题。”林纯接口道。

“绝对没有问题!”杜敖东马上保证道。

由于比赛时间是在晚上八点开始的,打完已经是十一点多了,本来他们准备的一起庆祝,也被迫取消了,待众人回到自己的房间,杜敖东抱着燕雪儿从房间溜了出来,林纯因为要应付可能有人来访而留在家里。

杜敖东和燕雪儿的目标就是距离他们的住处最近的一家酒吧,此刻酒吧内特别的热闹,可能是自己的球队得到了总冠军,酒吧内乱成了一片,人们大声唱着、叫着、喝着、跳着,干什么的都有。

“雪儿姐姐,嘿嘿,我们就在这里留下一个完美的夜晚吧”杜敖东淫笑道。

虽然知道杜敖东要在这种地方给自己破身,可是真正设身处地的来到后,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尤其是心理上,看着身边人来人往,前面更是人满为患,燕雪儿的心理便一阵紧张,她本人又是一个非常保守的人。

杜敖东看到燕雪儿的紧张,小脸红扑扑的仿佛熟透的苹果,恨不得上去咬一口,哪里会放弃?

感觉到杜敖东身体的变化,燕雪儿也知道让他现在放弃,一定会非常不舒服的,雪白的贝齿咬着红唇,道:“小色狼,你,你把人家模拟成空气。”

“这样不是更好吗”杜敖东在她丰满的臀部上拍了一巴掌,感受着那里的丰厚和弹性,忍不住调戏道。

“要是不同意,人家可要反悔了”见杜敖东这样,燕雪儿拿出了杀手锏。

杜敖东耸耸肩,表示无奈,只得将她再次模拟成空气,不过刚才还坐在角落中的他,抱起燕雪儿,一把将她的内裤撤下来,塞进自己的裤兜内,释放出武器,让她双腿夹住自己的腰间,双臂挂在脖子上,抓捏着弹性十足的臀部来到了吧台旁。

找个座位坐下来,让燕雪儿自己调整姿势,看着这张只有自己才能看到的迷人身体,在杜敖东所有的女人当中,不可否认的一点是,燕雪儿的奶子最大,这可能是本身的发育,而在身材方面,绝对不属于拥有魔鬼身材的聂情,那屁股最是诱人犯罪,白白的,圆圆的,嫩嫩的,滑滑的,杜敖东都觉得奇怪,这么迷人的地方,自己这段时间几乎天天抚摸,天天欣赏,就怎么忍住要到今天给她破身的,这一刻,杜敖东这头色狼十分佩服自己,简直就是崇拜了。

双手攀上那对让燕雪儿骄傲,让杜敖东爱不释手的大奶子,轻轻的揉捏着,感受着那种无法用语言、文字来形容的超级手感,杜敖东感到一股炽烈的欲望在爆发,热血沸腾。

杜敖东一只手从上面慢慢的下滑,来到她的双腿之间,正好碰上护在哪里的燕雪儿的白嫩的小手,燕雪儿的眸子中闪过一抹羞涩的光彩,接着她的手被杜敖东慢慢的拉开,随着双手离开自己保护遮掩的地方,燕雪儿明显的感觉到那只灼热的带着魔力的手顺着自己滑嫩的双腿挤压了进去,忍不住发出一声娇吟。

周围爆炸般的音乐,让燕雪儿清醒一些,紧张得看看四周,生怕被人听到,待确定没有人后,这才放心,却撇到杜敖东色迷迷的笑容,忍不住抓了他的火热一把,让杜敖东爽的差点叫娘。

“雪儿姐姐,我要吃你的奶子。”杜敖东猛然低头,将那傲雪寒梅般的奶头含入口中,用舌尖轻轻的围着那点殷红打转,燕雪儿的身体立刻颤抖起来,一种快感从美玉乳顶端散发开来,很快的就传遍全身,似乎浑身所有的细胞都被激活了一般,身体内有一股热流在向小腹聚集。

轻轻的吐出乳珠,杜敖东双面赤红的低头看向只有他才能看到的美人胴体,那玲珑的身段,晶莹剔透的皮肤在灯光下闪烁着光华,丰盈挺拔的双峰,不堪一握的小蛮腰,冲浪板一样的小腹,修长的双腿,简直没有一处地方不美,没有一处地方不引人犯罪,怪不得她经常将自己的身体藏在那身警服下面,实在她的身体太完美,太诱人了。

杜敖东将那条白色的小内裤掏出来,放在燕雪儿的屁股下面,低声道:“姐姐,快点来吧,小弟等着你的小妹妹那。”

燕雪儿更是羞得浑身颤抖,虽然知道别人看不到自己,可是就在身旁一米处,有人在,这已经令她羞涩难耐了,还要自己操作,恨的牙痒痒,浑身发烫,咬着嘴唇,撅起雪白丰盈的臀部坐了下去。

正在喝酒的杜敖东爽的两眼一翻,身体紧绷,差点喷射出去,那强烈的紧窄是前所未有的,左手死死的抓住燕雪儿的屁股,低声道:“雪儿姐姐,你那里好,好紧!”

破瓜之痛过去后,燕雪儿缓缓的放松下来,轻轻的活动起来,羞涩的道:“小色狼,现在得意了,啊……”

“砰!”酒吧内突然响了枪声,热闹的大厅内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到了出入口,只见二三十个彪形大汉站在那里,当中一个黑种人,耳朵上还带着耳环,手中举着枪,看来刚才是他开枪的。

吧台上的服务员看到这个人,当时脸色吓的苍白,急忙蹲了下去,大气都不敢出,而一部分客人也和他一样,纷纷蹲下去或者紧紧靠在一起。

杜敖东正享受着心目中女神肉体,他可不想被人打扰,干脆跳进吧台内,往地上一坐,两条腿伸开,双手抓住燕雪儿的腰部,眼睛望外面看去,刚抬头,两名长相不错的服务员正蹲在前面,恰好把丰满的臀部朝向他,一股欲望刺激下,杜敖东两只脚伸过去,碰到了他们臀部,两名服务员似乎没有发觉,依然藏在那里。

这一下让杜敖东心神一跳,将鞋子脱下来,袜子扔掉,再次伸过去,伸进她们的裙子里面,勾开内裤,用脚趾抚摸了起来,只是让他失望的是,那两个地方实在太开放了,和燕雪儿那几乎手指进出都困难的相比,太差劲儿,不过是让自己的脚趾头享受,也算可以了。

外面的情况似乎越来越像两个帮派在恶斗,冲进来的那二三十号人纷纷掏出手枪,在大厅内玩乐的人中,也有二三十人站起来,每人的手中都拿着枪,双方面对面。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时间、地点让燕雪儿生出偷情的冲动,她的动作越来越猛烈,难以言喻的快感也令她感到无法忍受,渐渐的居然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幸好外面的双方发生了激烈的战斗,把她的呻吟声给压了下去。

杜敖东兴奋的将双手转移到她的胸部上,用力的揉捏着好像用水做成的硕大的胸部,舒服的发出粗重的喘息声。

“砰!砰!砰!”连续数枪都击中吧台的方向,将那里的酒瓶、酒杯打得纷纷碎裂、爆炸,外面互相对攻的人却发出兴奋的吼叫声,仿佛他们已经胜利了。

与此同时,传来的则是痛苦的吼叫和惨叫声,且枪声正慢慢得向吧台靠近。

一个熟悉的气息传来,杜敖东眉头一皱,这股气息是蛇族高手特有的,无奈之下,只能放弃那两个服务员,站起来,只见两名蛇族高手向他慢慢地走来。

杜敖东脸色骤变,这两名蛇族高手他都没有见过,不过看样子,他们是嗅到了兽王胆的气息走过来。

两名蛇族高手看到杜敖东,豁然一震,互相看了一眼,同时吼叫一声,扑了过去。

操!老子怎么那么倒霉,来到这里后,干什么都有人骚扰,杜敖东心里将这两个蛇族高手诅咒了不知多少遍,腾空而起,跳得更高,来到两名蛇族高手上方,双脚恶狠狠的往下落去,踩在他们的肩头。

两名蛇族高手惨叫一声,直接从空中摔落地面,肩头上传来骨头碎裂的声音,杜敖东见状,也懒得和他们计较,以惊人的速度在互相对射的子弹中滑行而过,冲出了酒吧。

那两名蛇族高手却穷追不放,跟在后面跑了出来,杜敖东可不想将他们引到自己的住处,那里不仅有自己的同学,还有林纯,一旦伤着她,那非后悔死不可。

杜敖东双目向四周流转一番,一眼看到斜对面有一栋家居楼房,后面的蛇族高手刚出来,他就消失在大街上,进入了那栋楼房,藏到里面。

远远的看到两名蛇族高手好像狗一样用自己的鼻子嗅着地面伤残留下来的兽王胆的味道,冷冷一笑,等你们找到,我早就离开了。

“埃玛尔,不要这样,会被你的夫人看到的,明天好不好?”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不要,她不会知道的,快给我!”一个男人急促的道。

接下来就是男女特殊的声音,杜敖东眉头一挑,心道:埃玛尔?好熟悉的名字,蛇族高手说的天后铃不就是在埃玛尔的家里吗?

关闭⊗
提示

本站正在被宽带运营商屏蔽,即将无法访问! ! !

请立刻记住本站新域名

https://avyujia.com

推荐:点击访问新站并收藏到手机